rss 推荐阅读 wap

亿滔财经网_金融财经综合资讯门户|股票|基金|外汇|黄金|债券|期货|信托

热门关键词:  自驾游  as  xxx  云南  test
首页 亿滔头条 国内国际 财经要闻 理财资讯 股票市场 购物消费 宏观经济 热点扫描 热点扫描 产经观察

王睿乔:全球经济环境仍不明朗 澳元和新西兰元有升值空间

发布时间:2019-07-11 06:09:08 已有: 人阅读

  商品货币通常是指具有开放经济体制国家的货币,它们具有较丰厚的资源商品基础乃储备;如果一些大宗商品在开放经济体出口中占有绝对大的比重,这些大宗商品的价格将会对该开放经济体货币产生重大影响,或至少是存在一定的正向变动关系。现代经济中的商品货币主要包括加拿大元、澳大利亚元、新西兰元以及南非兰特、挪威克朗等。

  2018年以来,全球经济显露疲态,全球贸易摩擦引发外汇市场动荡加大,商品货币贬值趋势比较明显。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商品货币汇率与其国家主导的大宗商品期货价格呈现一定程度的负相关性,这是提示我们研究商品货币时值得注重的角度。除其国家主导的大宗商品价格外,美元指数走向、商品货币国经济基本面及其货币政策、国际贸易环境、贸易往来国货币走势等也需要侧重考量。

  传统的汇率理论认为,商品货币应与其大量出口的大宗商品价格呈现正相关。然而,实际情况却并不如此,尤其是近年商品货币走势与大宗商品走势表现为典型的分离状态。

  如加拿大盛产油气资源,其是全球五大能源生产国之一,原油期货价格与加拿大元汇率绑定关系较为清晰。加元个性之一便是原油期货价格对加元的支撑作用。

  2018年上半年,美元兑加元汇率震荡上行,1月美元兑加元汇率最低点为1.2247加元,6月达高点1.3386加元,加元跌幅达8.5%;但是此短时期原油期货却在小幅上涨。2018年10月全球原油期货由于中美贸易摩擦而大幅下跌时,加元跟随下跌,进而体现出加元对原油期货的随从作用。尤其是今年1月原油期货价格反弹时,加元依然小幅贬值。加元货币走势与原油期货价格背离的现象十分突出。这其中加元自身因素的负面效应是重点,如加拿大局部森林大火持续性、美加墨谈判起起落落、石油价格跌宕不定、加元技术周期凸显个性等等,尤其加拿大经济利好转折是压制加元的重要关切。

  然而,同属商品货币国的澳大利亚盛产煤炭、铁矿石、铜、铝等工业品,这些产品在国际贸易中占绝对优势。因此,铁矿石等工业品的价格的上升不但有利于澳大利亚经济的增长,这也有利于澳大利亚元兑美元汇率的支撑,并与铁矿石期货价格的联动作用一直被视为澳元最突出的个性。自2018年起,澳大利亚元与铁矿石期货价格并未呈现鲜明的正相关关系。铁矿石期货在2018年年初小幅下跌,之后处于横向震荡趋势,2018年12月起形成上扬走势。期间澳大利亚元兑美元汇率自2018年至今呈现一路下行,跌幅达17.3%。

  新西兰是澳大利亚邻国,其也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发达国家,但市场相对狭小,而农产品出口是新西兰经济的重要支柱。每年新西兰出口的农产品价值占比较大,随着商品价格的上涨趋势,农产品价格也持续升高。新西兰元也随从商品价格以及农产品价格震荡,甚至不确定的趋势,毕竟国际经贸关系的紧张与复杂性大大加深对市场和产品的影响乃冲击。因此,新西兰元兑美元走势呈现下跌与反弹不同区间的走向与随从美元和商品价格的趋势。2018年2月16日新西兰元兑美元汇率达全年最高点0.7437美元,随后10月8日达全年最低点0.6422美元,跌幅达13.6%。但2018年10月到12月新西兰元小有涨势,然而却未能持久。2019年以来新西兰元呈小幅贬值走势,主因在于美元相对强势以及国际经贸问题凸显中美贸易的不确定,新西兰对中国经济的依存度致使新西兰元受到关联与影响在所难免。

  以上三种商品货币走势与大宗商品价格走势的背离提示我们:在研究商品货币的走势时,大宗商品价格虽然是传统指标,但有时经济指标具有更大的影响力,这在我们在研究商品货币时,不仅要关注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也需要全方位地关注影响商品货币走势的其他因素。

  货币政策是国家央行为实现其特定的经济目标而采用的各种控制和调节货币供应量和信用量的方针、政策和措施,国家的货币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是由经济基本面所决定,而货币政策中最直观可量化的是定期的利率决议。

  由于国际经贸关系的不确定,这直接限制商品价格的走势与走向。因此,新西兰GDP增速显著放缓,自2018年第二季度的高点3.2%下跌至今年第一季度的2.5%,消费者信心指数达3年来最低水平;澳新银行商业信心指数维持一直以来的负值水平,新西兰经济扩张乏力,新西兰元不断走弱。尤其是今年3月新西兰联储率先发出降息讯号,这直接导致新西兰元大跌,该跌势一直持续到5月 新西兰联储正式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1.5%之后。此次降息为新西兰联储2016年11月以来首次降息,并预示着新西兰经济进入量化宽松周期,新西兰联储希望通过宽松政策刺激新西兰经济增长。近期新西兰联储6月的利率决议中按兵不动,并未连续降息说明新西兰联储对新西兰经济短期内平稳发展具有信心,这给予新西兰元走强动力,6月新西兰元兑美元走势超10天连续上行凸显。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GDP增速年率持续下滑,由2018年第一季度的3%跌至今年第一季度的 1.8%,跌幅达40%。通货膨胀年率自2018年第二季度到达峰值2.1%后一路下滑,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为1.3%,低GDP增速以及低通胀率论证了澳大利亚的经济活力令人忧虑,澳大利亚元贬值开始显现。今年6月4日澳联储3年来首次降息,降25个基点到1.25%的低点;主要原因在于澳大利亚一年多来经济疲软,此次降息符合市场预期,这是澳大利亚调节失业率、通货膨胀率等经济指标的重要举措。随即近日澳大利亚联储实施了第2次降息,但超乎市场预料,其连续降息举措表明澳大利亚经济形势的严峻,并且也与全球预期降息加深有密切关联与刺激。

  加拿大元自2018年以来持续贬值,这意味着加拿大本国经济也出现了问题,GDP增速年率持续下滑,由 2018年第一季度的2.2%降至今年第一季度1.3%,意味着加拿大的经济增速放缓。尤其制造业是加拿大经济的主要支柱,加拿大制造业PMI持续下降,由2018年年初达到的高点 57.10一路跌至今年5月的 49.70,不及荣枯线水平,这意味着加拿大的制造业不仅增速疲弱,甚至开始收缩。加拿大作为商品货币国,却一直有较大的贸易逆差,2018年底达到逆差峰值超过49亿加拿大元。今年5月底以来,加拿大元强势回升,一是由于美元指数因降息预期大幅下跌,加拿大与美元具有紧密的负相关性;二是由于加拿大近期经济数据好于预期。加拿大5月CPI 年率为2.4%,高于前值且高于预期的2.1%。同时,加拿大5月失业率为5.4%,前值5.7%,预期值5.7%,刷新历史最佳水平,4月贸易帐也远远优于预期。在国际经济增速减缓的大环境下,加拿大是为数不多受影响较小、经济数据良好的国家。其中,通货膨胀率是加息政策的主要指标,2017至2018年加拿大的CPI年率不断上涨,因此,加拿大的货币政策则与澳洲两国大相径庭,2017年起加息5次共100个基点,今年维持1.75%的利率不变。可见加拿大过去两年处于加息周期,实行紧缩政策,而今年并未继续加息,这说明经济基本面上的问题不支持加拿大央行继续加息,加拿大央行按兵不动。

  加拿大元作为美元指数一篮子货币之一,占比9.1%,虽然不占多数,但也足够使加拿大元与美元指数形成一个稳定的负相关关系。从下图中我们可以看出,2018年以来美元兑加拿大元的汇率与美元指数形成了一个典型的联动负相关关系;由此可见,美元指数的走势对美元兑加元汇率的走势影响十分重大。

  近期自美国6月初开始炒作降息以来,加拿大元显著走强,6月20日的美联储FOMC会议后,市场判定美联储于后半年降息的概率大大提升,美元指数大跌,加拿大元再度强势上涨,由此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加拿大元与美元指数的相关性。

  当前美元指数下行同时造成澳元和新西兰元升值,澳元和新西兰元自央行降息以来首次走强,美元指数下跌功不可没。纵观2018年以来澳元和新西兰元与美元指数走势的对比图,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美元指数对于澳大利亚元和新西兰元强烈的负相关作用,美元指数上涨为澳元和新西兰元带来贬值压力,美元指数下跌,澳元新西兰元则就势上涨。

  2018年以来,全球经济相对低迷,亚太地区尤为严重。中国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最主要贸易往来国。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占全部出口的36%,远远超过其第二贸易往来国日本的13%。新西兰对中国的出口占全部出口的23%,超过了它对邻国澳大利亚的出口的17%。因此,澳元和新西兰元都与人民币有紧密的正相关关系,去年年底人民币大幅下跌,离岸人民币自低点6.6665元大幅涨至6.9623元,澳大利亚元和新西兰元与人民币同涨同跌,体现出贸易往来国货币对商品货币的重大影响。澳大利亚总出口的13%销往日本,2018年至今日本经济相对低迷,2018年第二季度GDP增速为1.5%,而从2018年第三季度至今,GDP增速一直维持在低于1%的低水平,日本2018年以来通胀率也是小有跌幅。作为澳大利亚的第二大出口国,日本低迷的经济对澳元贬值有所贡献。另外,新西兰元的走势常常随从澳元走势,这是因为新西兰为太平洋岛国,中立,远离地缘因素,新西兰元很少走出自己的个性,跟随澳元、与美元相对抗是新西兰元走势的主要特点。

  地处美洲的加拿大76%的出口都销往美国,与美国是邻国,加拿大一向倚靠美国经济。加拿大的支柱产业为油气产业,占加拿大经济的比重在11%左右波动。加拿大油砂的开采成本是沙特轻质油的6倍左右,如此高的成本导致加拿大的原油在国际上缺乏竞争力,出产原油中99%都销往邻国美国,因此美国经济对加拿大经济的影响力是十分重大的。长期来看,美国和加拿大GDP的走势是非常相近的,说明两国经济相互依存,经济周期类似。美国2017年以来经济向好,进入加息周期,加拿大紧跟美国,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不断加息。

  今年上半年是全球待变宽松货币政策的半年,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由于第一季度较为疲软的基本面已经降息,市场甚至预期澳大利亚即将再度降息。然而从近期的经济数据来看,澳大利亚新西兰经济有所转好,平缓发展,澳联储和新西兰联储今年是否会继续降息成为疑团。美国目前经济稳健,美联储6月按兵不动,但鲍威尔发言中性偏鸽,市场预期后半年美国降息一次的概率偏高,无论美国是否在利用操纵汇市,预计后半年美元指数整体取向偏向下跌。因此笔者判断澳元和新西兰元今年仍然具有升值空间,然而由于全球经济萎靡,依赖于出口贸易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经济状态并不强劲,升值空间受到限制,预计后半年澳元兑美元、新西兰元兑美元将以震荡走势为主,伴随小幅涨势。在诸多国家降息的大环境中,市场预计加拿大将于明年年初继续加息,加拿大最近的经济数据也趋于平稳,美元指数未来半年大概率形成下跌走势,内外部因素都利好加元,预计加拿大元在未来半年稳中有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首页 | 亿滔头条 | 国内国际 | 财经要闻 | 理财资讯 | 股票市场 | 购物消费 | 宏观经济 | 热点扫描 | 热点扫描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亿滔财经网 www.east2008.org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